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圓號演奏家李斌:讓音樂昇華人生溝通世界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0-09-28

9月16日,大型民族交響樂音樂會《關公頌》專家研討會在運城召開,會後記者採訪到了圓號演奏家,山西省管樂協會理事長,中北大學圓號教授、碩士生導師李斌。

“我特別喜歡昨天音樂會中演奏的一段蒲劇板胡,非常有家鄉味道,讓人眼前一亮,就像畫龍點睛。景建樹老師的構思很好,他把晉南固有的音樂元素交響化,把民族的東西做成了世界的,非常好。”同為河東兒女的李斌對《關公頌》這部交響樂評價很高。

□記 者 張建羣 賀雪梅  實習生 王中瑞

▲圓號演奏家李斌   張建羣 攝

跟隨父親,走上音樂道路

李斌1959年出生於永濟市卿頭鎮東安頭村。他的父親畢業於原運城師範學校,吹拉彈唱都擅長,家裏各種民族樂器幾乎都有。“笛子、二胡、三絃、板胡、嗩吶……父親都會,尤其是笛子,吹得特別好,他還會彈腳踏風琴。”在李斌眼中,父親多才多藝,十分厲害。在父親的影響下,他從小就非常喜歡音樂,“二胡、笛子我也什麼都學”。

八九歲的時候,李斌就開始接觸音樂,起初學習腳踏風琴。後來流行二胡,他又跟隨父親學習二胡。小學期間,李斌主要學的是民樂。直至上了初中以後,他才正式接觸西洋樂器。初中時,學校有了管絃樂隊,樂隊裏吹號的人多,他覺着吹號十分神氣,很喜歡,便開始學習吹小號。之後,原山西省藝術學校在運城招生,李斌就憑着吹小號的特長考進去了。

進入學校後,吹圓號的人少,吹小號的人多,由於人數不均衡,學校便想調劑一部分學生去學圓號。李斌覺得,吹圓號就相當於學了兩種樂器,便自告奮勇去學習圓號。然而當時學校的師資短缺,經常是上一屆的畢業生給他們代課,資源十分有限。李斌就只能每天聽着廣播自學,自己抄來樂譜練習。

“常常七八十首樂譜一晚上就要抄完,第二天再還回去。”李斌説。

因為沒有專業的老師指導,在自學的過程中,他也走了很多彎路。有段時間,為了改正一些錯誤,他每天都對着鏡子練習,有些音吹出來跟別人不一樣,他就看別人的嘴型,學着他們的嘴型然後繼續練習,可效果反而更差。“那段時間,我甚至懷疑是自己的嘴跟別人長得不一樣。”李斌笑着説。

不斷地摸索,也讓李斌收穫了一套屬於自己的學習方法,後來他索性就按照自己的感覺去練習,誰也不聽,誰也不學,突然就覺得那扇窗户一下子打開了,亮堂了不少。儘管當時的條件很艱苦,但在學習音樂的道路上,李斌從來沒有動搖過。“我從沒想過放棄。”李斌堅定地説。

1979年,李斌迎來了畢業考試,因為表現出色,被選入了省歌舞劇院。儘管進入了省歌舞劇院,他仍然堅持每天練習圓號。這次回到家鄉聽音樂會,他也帶着自己的圓號,堅持每天練習兩個小時。他説:“音樂如果作為業餘愛好,一週練一次都沒有關係,但對我這樣要進行專業表演的人來説,必須要天天練習。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。演出沒有草稿,我們在台下千錘百煉,就是為了舞台上的一分鐘。”

李斌在堅持訓練的同時也沒有停止學習的腳步,只要到北京出差,他就會抽出時間去聽一些名師講課,開闊視野、增長知識。


執着追求,堅守音樂初心

李斌的堅持訓練和刻苦學習讓他在省歌舞劇院中脱穎而出。然而當時的市場經濟對文化的衝擊很大,很多專業團體里人心惶惶。

對音樂有着自己夢想的李斌無奈離開省歌舞劇院,到北京謀求發展。

“剛到北京的時候生活很苦,去哪裏都需要考試。”李斌説,在面試過程中,可能被隨時叫停,除了自己準備的,還要按照考官的要求進行其他演奏,考完了之後就是漫長的等待,等候被錄取,或者是被拒絕的通知。

後來,他考取了文化部直屬藝術表演團體的上崗證,獲得了到中央文化部直屬單位工作的機會,在幾個單位中,李斌選擇去了北京交響樂團。1997年開始,他跟隨樂團參加了許多演出。

到北京交響樂團工作後,山西省歌舞劇院希望他可以回去工作。李斌思來想去,又回到省歌舞劇院。但工作一段時間後,他發現,還是北京的藝術環境更優越,二度離開,再次到中國電影樂團工作。直到2005年,中北大學成立音樂專業,李斌以人才引進的形式回到家鄉,在中北大學任教,直到如今。

成為教授的李斌,對音樂教育有自己的心得。他年輕時,在音樂學習中沒有很好的老師引導,走了很多彎路,所以現在閉着眼睛都能聽出是哪裏出了問題,學生走了哪些彎路。對音樂教育有着嚴格要求的他認為,要從事音樂教育,本身首先要具有一定高度的、專業的音樂素養。“一個專業的音樂家不一定要做教育,但要做音樂教育,必須是一個專業的音樂家。”李斌説。

艱苦的求學之路,李斌深知沒有充足的學習資源和名師的指導有多難,所以他十分感慨時代的變化,希望現在學音樂的孩子們能珍惜如今的大好環境。

“這是一個信息時代,希望大家能利用如此方便良好的學習條件,好好學習,追求自己的音樂夢想。”在李斌的影響下,他的兒子也酷愛音樂,還以圓號專業到德國留學,讀取博士。去年回國後,李斌的兒子被廣東星海音樂學院聘為教授。

當談及圓號為他帶來的樂趣時,李斌一下子來了興致。“圓號的魅力非常大。它像個海螺一樣,拉直了有3米多長,一般人吹出來的聲音很難聽,但是真正把功夫練好了以後,吹出來的聲音是非常好聽的。”他説,圓號是樂團裏最容易出錯的樂器,所以在平時訓練時,一定要把握好精準度,不能出一絲差錯,否則就會失之毫釐,謬以千里。

在李斌看來,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,能夠順利完成演出,心裏的成就感大過被任何人誇獎。

樂器演奏,修煉人生定力

李斌説,家鄉運城此次排演出大型民族交響樂《關公頌》,令人眼前一亮。一座城市市民的音樂素養,其實很好地投射了一座城市的文化品位。運城能有如此龐大的準專業藝術工作者,足以説明有不少人在用藝術陶冶自己,在用樂器完成人生的鍛造和修煉。

“作為一名圓號吹奏者,我深知樂器演奏中,來不得半點馬虎,一個音符錯了,都會影響曲調與表現。”在李斌看來,樂器演奏的吸引力也在於,演奏過程必須全身心投入、高度專注,忘掉樂器演奏之外的一切。當然,這個過程是一種有載體的、具象的精準修煉,對於練習一個人的定力,喚起演奏者對美的追求與熱愛有很好的作用。

藝術作品是藝術家在心無旁騖時,生髮的靈性產物,對於所有人羣有同樣的感染力,所以,藝術無國界。運城能找到一條音樂通道,與世界進行關公文化交流,是令人讚歎的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