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締造蒲劇革命歷史題材的亮麗名片
——運城市蒲劇團《黨旗飄飄》研討會發言摘要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0-10-01

編者按

9月29日上午,運城市蒲劇團建團50週年暨2020年山西省舞台藝術重點扶持劇目蒲劇《黨旗飄飄》研討會在我市舉行。來自北京、太原、臨汾等地的30餘位國家、省、市級專家學者齊聚一堂,圍繞該劇劇本創作、人物刻畫、燈光舞美等進行研討,其中有不少真知灼見。在此,本報特按發言順序刊發部分專家學者的發言摘要,以饗讀者。

□記者 王捷 見習記者 遊映霞

●王安奎(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原所長,中國戲曲學會原副會長,研究員,戲曲理論家、評論家):

《黨旗飄飄》中王煥娥的故事很有典型性,在迎接建黨100週年之際,上演這部新戲意義重大。把這樣一個真人真事搬上舞台,對於大眾瞭解黨的歷史、瞭解革命奮鬥歷史很有啓迪意義。這部戲描寫了一個普通人在革命過程中成長為英雄人物的故事,賈菊蘭同志精湛的演技,演繹出了一個親切、真實、可信的平凡農村婦女的成長之路。編劇、導演工作都十分出色,整個作品曲風旋律昂揚,導演憑藉高超的水平,讓該劇表現出了親切和接地氣的革命精神。作品中的場景非常感人,“繡黨旗”的藝術化處理也很巧妙。總的來説,作品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程度,能抓住觀眾的心。

●黎繼德(中國戲曲表演學會會長,《中國演員》雜誌主編、編審,戲劇評論家):

黨旗是信仰的標誌、理想的標誌,老百姓對其有一種崇高、神聖的情感。運城市蒲劇團在全國地市級院團中,是帶有標誌性的院團,其新創的《黨旗飄飄》引發我們思考如何對待當地的紅色歷史和紅色文物。該劇是具有河東地區獨有特色的,“河東紅嫂”繡制的黨旗是河東公開打出的第一面黨旗,震撼人心。在王煥娥身上能夠看到一個普通婦女向革命戰士、革命母親轉化的成長之路。再者,我們能看到該團強勁的實力和風采。《黨旗飄飄》的舞台大氣、乾淨,戲劇化的處理別具匠心,通過場面的銜接表現出了具有豐厚質感的戲劇成色。賈菊蘭的表演真實、可信、自然,其他演員也都很有光彩。

●裴福林(中國戲曲導演學會副會長,中國戲曲學院導演系原書記、教授,導演藝術家):

《黨旗飄飄》是獻禮建黨100週年的貼切劇目,可以説是生逢其時,提前拿出來就留下了提升和打造的空間,相信2021年一定能在全國同類型的劇目中耀眼。這部戲有基礎,團隊非常強,演員表演也非常精彩,導演年輕但有想法,通過其作品一直能看到他的進步。這部戲對於河東地區及我國的革命歷史,有重大的文化價值,從宣傳運城文化方面,也很有意義。這部劇的魂是“黨旗”,作為河東地區第一面公開打出黨旗的意義可以繼續挖掘,在劇中更明確地體現出來。希望該劇繼續打磨,進一步加強表現革命浪漫主義,使劇目更完美、更精彩。

●高揚(中國戲曲表演學會副祕書長,《中國演員》雜誌常務副主編、編審,戲劇評論家):

在《黨旗飄飄》的呈現中,我看到了文學的迴歸和戲劇的迴歸,這是戲劇發展可喜的變化。戲中的人物形象鮮明,是“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”,由此也能看到《黨旗飄飄》的創作基礎植根於獨特的山西文學土壤。從舞台呈現上看,這部戲戲劇表演、音樂都很豐富,主人公王煥娥的唱腔豐富多樣,從繡制紅旗時的柔美唱腔,到與叛徒鬥智鬥勇時的鏗鏘唱腔,體現了主演賈菊蘭豐富的表演層次感。這部戲具有非常好的創作基礎,文學方面的高度和思考是值得我們總結的。

●黎鳳來(山西省文旅廳藝術處副處長、副教授、二級演員):

這部劇我先看的劇本,後看的現場,有三點感受。第一,旗幟的象徵意義,既是本劇的核心,又是本劇的中心線,旗幟既聯繫着基層與中央,是熱愛黨、熱愛祖國的象徵,同時藴含着不屈不撓堅持革命的現實意義。本劇刻畫了基層黨員的羣像,以旗幟為黨性堅守,表現了河東黨組織上下團結英勇奮鬥的精神。第二,結構緊湊、細節抓人,前呼後應、一以貫之地完成了人物的昇華,同時又不失農村父母對子女疼愛的簡練表達,在血腥的戰爭中刻畫了一絲温暖,也是一個亮點。第三,唱詞極具地方特色,深情感人,本劇的情感表達自然,唱詞不生硬、不刻板,在這類題材中尤為可貴。

●祁愛斌(山西省戲劇研究所所長、知名戲劇評論家):

這是一部新的革命歷史題材的優秀現代劇目,我有三點感受。第一,創作起點高。首演後就把北京的專家請來,這在一般院團我還是首次見。從創作層面來説,縮短了“十年磨一戲”的時間,減少了反覆修改的次數。第二,演出現場看到很多臨汾、運城的梅花獎演員,蒲劇演員薈萃,體現了演員的團結和對劇種的熱愛,讓人看到了蒲劇發展有力的基礎。第三,這部戲也是為三位編劇演的。高吉林、王思恭、潘廣民三位老師編劇水平是專業的,他們對蒲劇的熱愛、所傾注的心血,令人敬佩。另外,這部戲裏戲曲程式運用自如,對故事的推進和人物內在的心理有很好的推動作用。主題曲貫穿也非常好,一直緊抓人心。

●王笑林(山西省戲劇家協會原副主席、祕書長,一級編劇):

《黨旗飄飄》是山西文藝界獻給黨建黨100週年的厚禮,在去年便開始討論,當時邀請了許多行業內的專家。在眾多行業專家深挖、創作團隊九易其稿的艱辛付出後,《黨旗飄飄》終於面世。觀看這部戲後,我非常肯定它的大膽藝術創新,在生活真實的基礎上增加了豐富的藝術構思,比如劇中的叛徒形象、王煥娥和兒子一起尋找丈夫遺體等,都是劇本反覆推敲後增加的亮點。《黨旗飄飄》體現了人物與人物之間、人物自己內心的衝突,作為為舞台服務的藝術,可以稱得上是一部較好的藝術作品。此外,建議在劇本中加入嘉康傑和王煥娥事蹟關聯性的情節。

●嶽永明(山西省晉劇院演出團支部書記、一級作曲、一級演奏員):

《黨旗飄飄》這部戲整體呈現不錯,有些場面非常感人,感情飽滿。作為觀眾,我不由得被一些情節感動而淚濕眼眶。戲曲的唱唸是存在“黃金切割點”的,一首樂曲的旋律高潮一般要落在“黃金切割點”上,這裏不得不稱讚賈菊蘭的演繹能力,深厚的唱功及張弛有度的表演,將王煥娥這個角色演繹得十分生動,具有打動人心的力量。前半部分她的唱腔比較少,後半部分,她的三大唱段果然是唱功了得,酣暢淋漓。我們面向的觀眾不僅有老戲迷,還有現代觀眾,戲曲要“守正”還要“創新”,所以可以再增加些時代的音調,來融合傳統的音調。

●王嘉(山西戲劇網站站長、青年戲劇評論家):

這部戲與去年一開始看到的相比,抒情更加飽滿了,王煥娥的人物成長也更明顯、更接地氣了,更加註重王煥娥作為一個普通農民的情感變化,有她成長的過程,這樣人物更有可看性。這齣戲的基礎非常好,可以繼續對王煥娥的形象進行挖掘和刻畫,讓她有一些主動的東西。此外,黨旗雖然是物質上的,但更多是心理意義上的呈現,要讓黨旗發揮更大的作用,展現黨旗的價值,這一點也可以有更多的體現。

●劉濤(山西省戲劇家協會副祕書長):

看之前就瞭解到這一版本是這部戲的第九稿,修改了很多,可見編劇在上面下了很多功夫。這部戲結構上有了很大變化,尤其增加了叛徒這一條線,有了鬥爭、矛盾,擴大了人物塑造的容量。這部戲對主人公王煥娥的形象塑造基本上是成功的,在黨的影響、教育、薰陶下,一個農村婦女逐漸成長為一個革命者,她的情感發展是有過程的。前面小的情節、細節、場景的設置,讓人物的情感是發展、漸進的,非常有價值。整個劇人物、情節發展不是概念性的、扁平的,而是層次明顯,所以這部戲基礎非常好。建議音樂方面能堅持高標準要求,力爭打造經典唱段。

●李蓓(山西省劇協幹事、山西大學碩士、姚寶瑄弟子):

這部戲去年參加了省劇協舉辦的新創劇目研討會,當時我對它印象非常深刻,很期待它舞台的呈現。在觀看後,我發現它的人物設置、情節都有了非常大的變動,我認為非常成功。首先是增加了劉文軒這個叛徒的角色,他類似於鮎魚效應中的鮎魚,讓這部戲活了起來,更加生動、活潑,增加了可看性和戲劇性,突出了革命鬥爭的複雜性,同時也豐富了劇中其他的角色。第二,增加了小翠和梁雙明的感情戲,讓革命戲當中的人物有了人間煙火氣,人物形象更加生動、立體和飽滿。第三,嘉康傑的戲份相應減少,讓他作為革命精神的一個代表,和帶領其他人走向革命道路的引領者,這樣來表現非常好。

●許愛英(臨汾市文聯副主席、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、國家一級演員):

運城的蒲劇這些年不斷湧現出一部又一部精品戲、好戲,讓人羨慕、感動。特別是看完《黨旗飄飄》後,我非常震撼,覺得走進了人物,故事令人可信。這部戲讓“不忘初心”的含義更加深刻,對我來説是一種洗禮。特別是年輕導演宋紀剛,排出的戲非常亮眼,他將戲劇化和生活結合,既把藝術程式的元素糅進戲裏,又增添了生活氣息,值得我們眉户團學習。所有演員的呈現也非常好,賈菊蘭對人物的刻畫,從年輕到老年變化鮮明,讓人感動,飾演梁福才的張巨唱作俱佳。

●潘國樑(臨汾市眉户劇團團長、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、國家一級演員):

首先向運城市蒲劇團建團50週年表示祝賀。50年來,市蒲劇團演出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,出現了許多藝術家,為晉南社會發展和經濟建設,特別是為豐富晉南人的精神生活方面作出了貢獻。《黨旗飄飄》是一部好戲,主題鮮明,走在時代前列,整體呈現效果好,舞台空靈,給演員騰出了很大的表演空間,應該發揚。樂隊也非常不錯,很大氣。特別是演員很了不得,讓人刮目相看,觀眾的反應、演出效果就説明了問題。大家認真、敬業的態度,讓人看到這是一個非常有生氣的劇團,發展前景非常可觀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