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經濟>

35年,3萬多筆,4.9億元,99.9%收回率——

“金融衞士”華世亭

來源:發佈者:時間:2020-10-12

華世亭走訪信貸扶持的養殖户 本報記者 衞行智 攝

“風險靠防,防靠服務,服務靠創新。”

這是華世亭幾十年的心得,也是華世亭幾十年的信念。

華世亭,芮城農商銀行中夭支行客户經理。入職35年來,他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,能上、能下、能幹、能廉,特別是創新貸款“服務鏈”,促進貸款“安全鏈”,提升貸款“價值鏈”,有效防範了信貸風險,有力支持了農户增收,經手放貸3萬多筆、4.9億元,貸款收回率達99.9%。

貸前

“調查功夫要下在平時”

人常説,耳聽為虛,眼見為實。

但在華世亭看來,耳聽不一定為虛,眼見也不一定為實。

那是2014年的事。

芮城縣風陵渡鎮上田村一黃姓養豬户(以下稱“小黃”)來找華世亭貸款。按照慣例,華世亭前往他家調查。

“房子是新蓋的,院子裏也收拾得不錯。”初入小黃家,華世亭感覺還可以。

可是,一進屋,牆上的一張獎狀讓華世亭心裏犯嘀咕了。

“獎狀上的學生姓姚。”他至今記憶猶新。

“這是你家嗎?”

“是呀!”

“孩子跟媳婦姓嗎?”

“我沒有入贅,孩子姓當然隨我。”

“那就是姓黃了?”

“那還用説!”

“牆上的獎狀是誰的?”華世亭順手指了指,語氣嚴肅了許多。

此時的小黃,傻眼了。現場氣氛,有些尷尬。

“華主任,我説實話,這不是我家。”小黃急忙説,“有朋友告訴我,農商行的錢好貸,隨便走個過程,就能貸下款。”

面對這種情況,要是換成別人,早就動氣了,可華世亭沒有。

“你用錢到底幹啥呢?”他話鋒一轉。

“養豬嘛!”

“養過嗎?”

“跟親戚養了兩三年。”

“準備到哪兒買豬仔?”

“河南。”

“什麼豬?”

“三元豬。”

“多大的好養?”“養多大出欄?”“用什麼飼料?”“防疫措施有哪些?”“計劃銷往哪裏?”……

調查中,華世亭得知,小黃不僅養過豬,而且有技術、有規劃,對養豬門兒清。

看到華世亭問得這麼仔細,小黃低下了頭。“華主任,走吧,我不貸了。”

“那不行!既然來了,就到你家的豬圈看看。”

説着,華世亭拉着小黃就往外走。

“其實,房子的好壞並不是調查的目的,只能作為參考。”華世亭説,“調查主要是看人品、看項目,只要人品好、項目行,就要支持。”

小黃家裏的條件也不是很差,而且豬圈已經建好了,再加上他並非貿然進入養豬行業,所以,仔細調查之後,華世亭還是給他放貸了。

沒幾年,小黃蓋起了新房子,開上了小汽車,過上了好日子。

華世亭之所以支持小黃,是因為他對這個人還是有一定的瞭解。這種瞭解就是他平時走街串巷與人閒諞得來的。

在華世亭看來,只有沉下去,平時多跑多問多打聽,才能摸到真實情況。

還有一點,華世亭十分在心,那就是“越是熟人介紹的客户,越要‘上心’”“中夭地處山區,貸户情況複雜,必須多留個心眼,不能偏聽偏信”“有時專門去調查,聽到的信息反而不一定為真”……

還是2014年。

風陵渡鎮七裏村小王經熟人介紹,以搞裝潢的名義,找華世亭貸款。

不管是誰介紹的,貸前調查這一塊,華世亭從不含糊。

華世亭想,既然是搞裝潢,那家裏的房子多少要裝修一下。在農村,房子就是一個家庭的臉面,建幾層、裝修怎麼樣,一定程度上體現着這個家的實力。

可是,小王的家卻還是老房子,不僅沒有裝修,而且桌子上落滿灰塵。

“你搞裝潢幾年了?”

“四五年了。”

“在哪兒幹活?”

“運城小區裏面。”

“平時的賬怎麼結算?”

“現金。”

“貸款幹什麼?”

“週轉。”

……

面對詢問,小王雖然回答得很流暢,但華世亭還是發現不對勁。“他説在小區幹活,卻連幾個小區的名字都説不上來;我要看他與客户簽訂的裝修合同,他竟説都是口頭協議;我問他積蓄有多少,他支支吾吾説沒有。”

隨後,華世亭又去找小王的父親打聽。誰想,他父親竟不知道兒子在外面幹啥。

至此,華世亭心裏有底了。

他又找到介紹人,讓介紹人給小王擔保。可是介紹人竟不願意。

原來,這幾年,小王沒正經事幹,欠下別人不少錢。如今被人催急了,就想到了騙貸。

華世亭感慨,信貸員面對的客户成百上千,貸款的用途五花八門,涉及的行業又千差萬別,僅靠貸前這一段調查,很難掌握真實情況,必須把功夫下在平時,努力做到人熟、地熟、行業熟。

貸中

“不行就不行,誰説也不行!”

2015年5月,上田村張家嶺一養山豬的客户來到中夭支行貸款,華世亭接待的。

一聽是個養山豬的,華世亭頓時來了興趣。因為中夭片區位於中條山深處,種花椒的比較多,還有一些養豬的,但經營山豬的不多。

“如果這個項目扶持起來了,中夭的老百姓又多了一個增收門路,豈不很好。”於是,他就實地去調查了。

既在村裏建有豬圈,又在風陵渡鎮上租有銷售門店,乍一看,該養殖户的這個項目還是有奔頭的。“但市場行情怎麼樣?山豬肉的價格老百姓能接受嗎?”不熟悉的行業還是要多打聽,華世亭不放心,又多次詢問其他養豬户。

調查中,華世亭意外發現該養殖户的爺爺在農商行有不良貸款。他就把這個情況告訴了養殖户。沒想到的是,該養殖户不僅不認賬,還振振有詞,“那是我爺爺的貸款,跟我有啥關係!”

這一下,華世亭打定主意,這款不能貸!

眼看到嘴的鴨子就這麼飛了。該養殖户氣不打一處來,叫囂着要上訪。不僅如此,他還發信息騷擾華世亭。

“我知道你家!”這是該養殖户給華世亭發的一條信息。“但凡明白人都知道他啥意思,但咱不能屈服。”華世亭説。

後來,該養殖户想方設法從其他銀行貸了10萬元,但經營不善倒灶了,那10萬元貸款成了不良貸款。

還有比這更驚險的一次“交鋒”:

“去年能貸,今年咋就不行了?”

説這話的,是轄區一村幹部的弟弟。

“去年是你用,今年是你哥用。你哥用就屬於借冒名貸款,是堅決不允許的。”華世亭據理力爭,“再説,你哥在農商行有不良記錄,更不能貸了。”

華世亭的話傳到了這個村幹部的耳裏。他有些惱火:“不就是個信貸員嘛,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!”

沒多久,鎮上的包村幹部找來了,鄰村的村幹部也找來了,想讓華世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可都被華世亭一一回絕。

該村幹部一看“軟的”不行,就來“硬的”。他把投訴華世亭的電話打到了省信用聯社,一告他不放款;二告他孩子考上研究生,違規請客。

很快,省信用聯社委派專人前來調查。

一番調查,結果出來了。

不放款是事實,但華世亭有依據,不違規。請客一事,是幾個親戚來看望孩子,吃了頓便飯。

調查結束,有熟人私底下“善意提醒”華世亭:“又沒有多少錢,何必得罪人呢?”

聽了這話,華世亭一夜沒睡着。

“真的是自己做錯了嗎?難道錢少就不是錢了嗎?”躺在牀上翻來覆去,他一直在思考,“不行就是不行!不管是誰也不行!”

看到投訴電話沒有起到作用,該村幹部仍不甘心。他又想到找媒體曝光。

通過各種渠道,該村幹部請來一個法制記者,並安排了一個村民爆華世亭的黑料。

幸好,這名村民頗為正義,沒有捏造事實污衊華世亭。記者沒有采到有關華世亭的任何負面事實,最終,連華世亭的面也沒見就走了。

黔驢技窮。該村幹部實在沒招了,就給華世亭發威脅信息。

不巧的是,這些信息被華世亭的妻子看到了。她擔心華世亭的安危,嗔怪説:“咱惹那人幹啥,農商行的錢給誰不是給?!”

“胡説啥了!農商行的錢比咱的錢都金貴,貸款放好了,咱心裏踏實,也跟着沾光。”華世亭駁斥道,“咱靠農商行過活,農商行要是垮了,咱吃啥、喝啥?”

這期間,華世亭還遭遇了車輛被砸,但他都頂住了。

後來,那個村幹部覺得沒勁了,就不再鬧騰了。

像這樣有“殺傷力”的客户,華世亭每年都要拒絕七八户。看似擋住了個別人,實際上防止了“破窗效應”。

華世亭説,“招呼貸”“關係貸”“利益貸”“威脅貸”,大多會造成貸款風險。面對此類貸款,必須有鬥爭精神,要敢於鬥、善於鬥、堅持鬥,否則,最終不僅坑了公家,也害了自己。

貸後

“不只盯貸款,更要促發展”

“除了給客户辦理存貸手續,華世亭很少在辦公室坐。”這是中夭支行行長南小郭對華世亭最深的印象。

那麼,華世亭平常在哪兒呢?不是在貸户家中,就是在去貸户家的路上。

中夭山區不像平原地區村與村相鄰,在這裏,有的家與家都相距很遠,而且山路狹窄崎嶇,走起來沒那麼容易。

從中夭支行出發,前往北上陽村的眾合生豬養殖專業合作社,一路椒香、一路顛簸。

“要不是華主任,估計你今天來都見不到我了。”一見面,該合作社負責人楊朋就開玩笑地説。

事情還要從2018年説起。

那年年初,在外打拼十幾年、積累了一定資金的楊朋回到家鄉,準備養豬。建豬圈、進設備,買種豬、購飼料,一系列投資下來,週轉資金就有些吃力了。

有困難,找老華。在朋友的引薦下,楊朋聯繫上了華世亭。可是,30萬元不是小數目,必須有人擔保。好在,楊朋打拼那幾年結識了不少合作伙伴,沒多久,貸款就到賬了。

然而,天有不測風雲,那年非洲豬瘟嚴重。及早關注到這條信息的華世亭,迅速向轄區的養豬户打招呼,引導趕快銷豬。

聽了華世亭的話,大部分養豬户忍痛割愛,以減少損失。可楊朋身不由己。他的豬太小了,還沒到出欄的時候。

賣不出去,就只能養着。但行情還直線下行。

“喂一天就賠一天,不喂還不行。”騎虎難下的楊朋説到此處,眼眶的淚水都快溢出了,“原本,還有兩個合夥人要加入,但一看行情都止步了。”

等到楊朋的豬能出欄了,豬肉價格也迎來了歷史上的冰點。

出師未捷。對楊朋來説,這哪是忍痛割愛,簡直就是晴天霹靂,一年到頭虧損90餘萬元。

那個年,楊朋過得是五味雜陳。有一陣子,他都感到生活無望了。

察覺到這一情況的華世亭,決定陪楊朋渡過這個難關,“幫他也是幫自己”。

在哪兒跌倒,就在哪兒爬起來!華世亭告訴楊朋,信心勝黃金,越是困難的時候越要有信心。他分析,豬瘟肯定會過去,到時候豬仔需求量就大了,咱可以改養母豬。“你先自己籌集資金,實在不行還有農商行。”

良言一句三冬暖。楊朋的心勁又上來了,四處籌款購買了近200頭母豬。

後面的事情發展似乎在情理之中,但又在意料之外。他們想到了豬肉價格會上揚,但沒有想到會漲得那麼高。

持續回暖的豬肉價格,讓楊朋喜極而泣:“太感謝華主任了,要不是他支持我,估計那年就外出打工還賬了。”

如今,一隻15公斤的豬仔就能賣到2200多元,而一頭母豬一窩能產十二三隻。不算母豬,楊朋的存欄豬有700多頭。他對未來充滿信心,計劃擴大規模,再建一個能容納600頭肉豬的圈。

現在,楊朋每個月僅賣豬仔就有幾十萬元的進賬,農商行的貸款還清了,華世亭又給他辦理了20萬元的免擔保授信額度。

在華世亭眼裏,銀行與客户不是簡單的借貸關係,而是“命運共同體”,一榮俱榮、一損俱損。貸款不能一放了之,要不斷延伸“服務鏈”,為客户提供“全生命週期”的服務,只有客户發展好了,農商銀行才能發展得更好。

對此,芮城縣創富農產品購銷有限公司負責人常忠寶感觸最深。

見到常忠寶時,已經是下午6時許了。他剛剛送走一車25噸的花椒,正和幾個朋友在倉庫裏面休息。

“大家進屋坐下説吧。”常忠寶並沒有太多客氣,因為他和華世亭太熟了。

早在2007年,華世亭調到中夭支行不久,兩人就建立了合作關係。自此,10餘年間,華世亭看着常忠寶一步一步發展壯大,農商行對他的扶持力度也從最初的2萬元一路增長,30萬元、50萬元,直到今年的160萬元。

從如何使用網上銀行轉賬,到孩子填報高考志願,再到新建廠房的大門怎麼設計……常忠寶把華世亭當成了老大哥,生產、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和華世亭商量着來。

2013年,常忠寶收購了3.5萬公斤花椒,計劃送往河南王守義十三香集團。可是,那段時間花椒行情見漲,一天一個價。有人説,要是銷往別的地方,能賺得更多。

常忠寶有些猶豫,他決定找華世亭問問。

還沒聽他説完,華世亭就打斷他:必須先保證十三香的貨,還要按照事前約定的價格走!“做生意首先要講的是誠信,沒有誠信,生意做不長久的。十三香是個大集團,背靠這棵大樹,還愁賣不了花椒嗎!”

本來就傾向於優先給十三香供貨的常忠寶,更加堅定了這一信念。當他把貨送到十三香的時候,對方考慮到市場因素,決定隨行就市。可常忠寶拒絕了,堅持按合同結算。

以心換心。正是看中常忠寶身上這股子關公故里人的誠信精神,十三香集團從此將創富農產品購銷有限公司正式列為固定供貨商。

去年,常忠寶銷售花椒800多噸。除了帶動100餘位椒商增收,他還幫助了160多户椒農致富,其中有不少貧困户。

今年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花椒行情不理想。此時,十三香集團專門派人來到創富公司,承諾只要質量好,決不讓創富賠錢。“今年要是沒有忠寶,我們中夭轄區的椒商至少損失三五百萬元!”一位椒商説。

中夭種植花椒1萬多畝,畝均產量150公斤左右,年產值1億元以上。“多扶持幾户像常忠寶這樣的能人,既能帶動相關產業的穩定發展,又能使農商行的信貸資金安全得到保障。”華世亭説。

不論大客户還是小客户,華世亭均一視同仁。

中夭山區,手機信號不是很好。為了更好地服務客户,華世亭給自己配了兩個手機,移動、電信、聯通各有一個號碼。

即使有兩個手機,華世亭還是覺得不夠用。翻閲他手機上的聯繫人,一個有3300人,另一個有3353人,這裏面除了二三百人是親戚朋友,其餘都是轄區村民,“有客户本人的,有客户愛人的,還有潛在客户的”。

收貸

“沒有收不回的貸款!”

華世亭認為,對於借款人來説,沒有還不了的錢,只有不想還錢的人。只要做好了借款人的思想工作,不想還錢都難。

這並非華世亭的“豪言壯語”。

2014年,由於電線短路,風陵渡鎮上陽村一對夫妻在家中不幸觸電身亡。聞知消息,華世亭第一時間趕到現場。由於這對夫妻購買了安貸寶,華世亭向保險公司報了案,最終這對夫妻在農商行的5萬元貸款由保險公司承擔。

“誰都不希望發生意外,可意外無處不在。”華世亭説,“試想,這對夫妻假如沒有購買安貸寶,那對這個家庭而言,無異於雪上加霜,對他們的孩子來説又是何等殘酷!”

安貸寶小額意外傷害保險,是專為借款人量身開發的保險產品,它的主要特點是借款人在發生不幸意外時,貸款由保險公司償還。

安貸寶的好處顯而易見,但剛開始推廣時並不順利,很多客户認為這是“額外負擔”,不願認購。作為農商銀行,又不能強行推銷。

怎麼辦?事實勝於雄辯。

每當客户貸款時,華世亭都不厭其煩地講這對夫妻的故事。慢慢地,認購安貸寶成了客户貸款的習慣。如今,華世亭辦理的貸款,絕大多數都自願購買了安貸寶,從而使客户和銀行的風險降到最低。

對於沒有購買安貸寶的客户,倘遇到天災人禍,華世亭也有辦法。

同樣是上陽村,另一對夫妻從農商行貸了30萬元。當時,華世亭向他們介紹安貸寶,可是兩人覺得有能力償還,沒必要花這多餘的錢。

然而,就在這筆貸款快要到期的前三天,丈夫突發腦溢血去世了。華世亭得知後當即到客户家中慰問。

那次慰問,華世亭隻字不提貸款的事。

回來後,華世亭立即查看了前幾天上門回訪的記錄,當時客户剛剛回籠了12萬元資金。“是申請把客户的賬户凍結了,還是等貸款到期再聯繫其家人?”華世亭舉棋不定,“要是不凍結,萬一客户耍賴,人死賬爛,把錢轉走,追討難度就更大了。”

思來想去,華世亭還是決定,死者為大,而且這一家經濟條件還可以,等其料理完後事再説。他交代前台櫃員,如果客户家屬辦轉賬業務,一定及時告知他。

第二天,櫃員告訴華世亭,客户家屬轉走了10萬元。

“壞了!難道其家人想逃債?”華世亭立即約上擔保人前往客户家中。

“華主任,你當初咋不給我辦安貸寶?”還不等華世亭説話,其妻子就開口了。

“我當時給你們介紹了,是你們自己不辦,我又不能強制給你辦呀。”

“人沒錢不可怕,可怕的是失信,一旦失信將殃及後代。”

“只要你考慮還,大家幫你想辦法。”

……

推心置腹的交談,從上午直到下午,終於做通了對方的思想工作。

“華主任,你人不錯!我轉這筆錢就是想看看還能取出來嗎?要是這錢動不了,我就真的不還了。”客户家人説,“你既然相信我們,我們也不會太出格。”

看到客户態度好轉,華世亭懸了幾天的心終於放下了,當天辦理完還款手續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。

多年來,華世亭發放的貸款中,沒有一筆是因客户亡故而形成不良貸款的。

除了安貸寶、“做工作”之外,華世亭還有收貸辦法——發揮擔保人作用。

每次擔保人作保,華世亭都會詳細瞭解擔保人的情況,有沒有擔保能力?信用怎樣?同時,他還會向擔保人“施壓”,要擔保人明確自己的義務和職責。

在他經手的諸多貸款中,擔保人為借款人還款的事屢見不鮮。

轄區一位客户貸了5萬元的信用貸款從事養殖業,不料賠了錢。他找到華世亭還想續貸。但要續貸,就需找擔保人。於是,他找人擔保又續貸了3.6萬元。

後來,該客户家庭變故離了婚,產生了逃債思想。多次催收無果後,華世亭就找到了擔保人。

正是由於當初嚴把擔保人資格,華世亭沒費多大口舌,就讓擔保人把這筆貸款歸還了。

“農商行的錢比咱的錢都金貴,貸款放好了,咱心裏踏實,也跟着沾光。”

採訪結束了,華世亭的這句話,在記者耳邊久久迴響,越品越有味。(記者 解世忠 景 斌 通訊員 張宏展)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